绾市雨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无题

      无论私底下是怎样的暗潮汹涌,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风平浪静的——如果没有看见他们的聊天记录的话。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哥,我早就说过了,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好人……”只见幸村精市脸上沾血,神情冷漠,眼中的厌恶与怜悯显而易见。

      这并不是那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平等地位时的神情,而是那种不沾人间烟火的神明对在淤泥中挣扎的人的人的怜悯。

      神怜世人,神爱众生——多么可笑啊……

      标签用的是主cp的标签,不喜勿喷。

      有时间再继续写,最近班里很多人都在卷,不卷不行。头都要秃了。

无题

        别看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未婚组群聊

        唐:我们在哪儿?我们要干嘛?(看上去很慌,实则冷静地一批)

        魏:姓唐的,你又把我媳妇儿拐到哪里去了!!!

        魏:不要以为我跟蓝湛一样好骗!!!

        群主 唐 实施全体禁言术

        唐:Wei Wuxian is a big Some Places .

        群主 唐 将 魏 踢出该群聊

        蓝:???

        欢迎 魏 加入该群聊

        魏:唐……

        管理员 幸 将 魏 踢出该群聊

        唐:[干得漂亮.表情包]

        幸:[我就笑笑不说话.表情包]

        蓝:……

        已婚组群聊

        唐:[想睡觉.表情包]

        蓝:同感

        幸:+1

        魏:那就睡呗[无所谓.表情包]

        群主 唐 对 魏 实施了禁言术

        管理员 幸 将 魏 踢出了该群聊

        ……

        江澄看了看魏无羡,又收回了目光。过了一会儿,又看了眼魏无羡,然后又收回了目光。他心里想着:“魏无羡真惨!!!”

        

        去写作业了,拜拜

无题

看上去一点惊讶也没有,各做各的,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已婚·蓝忘机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那里“啪啪啪”地打着键盘。已婚·幸村精市在那里拿着手机追剧。已婚·唐安九也在一旁一起追番。

未婚·蓝忘机不知从哪里来的桌子,在上面摆了一堆公文,“刷刷刷”地批起了公文。未婚·幸村精市在那里戴着耳机听歌。未婚·唐安九直接靠在他肩膀上睡觉。

不管他们是在做什么,都可以看出他们的亲密关系,那是一种旁人无法介入的关系。

他们六人是其乐融融,可苦了另外三人。以前都没有见过,都不了解彼此,现在忽然被告知他们要相处到很好的程度上,一是震惊,二是无法接受。

唐三本就是重活一世,尽管上一世在唐门深居简出,很少接触尘世中的人与事,但也懂得“人心难测”的道理,不会轻易相信他人。

蓝忘机虽然有一个哥哥,家中村人对他的保护也很好,但作为世家的嫡次子,人心世道都是他的必修课。

尽管幸村精市只是生在一个普通的小家庭,但是基本的防范意识还是有的。

“你喜欢海风咸咸的气息,踩着湿湿的沙砾,你说人们的骨灰应该撒进海里,你问我死后会去哪里,有没有人爱你,世界能否不再抛弃你……”(出自《海底》)

“对话自己似乎很容易上瘾,白鸽拥抱黑鸦大胆的情景, 就笑我神经病我在我领地,看这里一望无际,彩色的世界,我在我的雾里多么清晰……”(出自《雾里》)

“她这次又是没有接得上话,她笑着哭来着,你猜她怎么笑着哭来着吗,哭来着,你猜她怎么哭着笑来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出自《囍》)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翻过岁月不同侧脸,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出自《起风了》)

“送你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九月的风景,让我余生都有关于你……”(出自《四季予你》)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出自《醉赤壁》)

六首不同风格、不同内容的歌同时响起,那叫一个群魔乱舞。

上周手机被受来,所一以没发



无题

“请诸位按名字就坐。”伴随着话语的,是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的椅子。

众人默默无言,但也无力反抗,只能就坐。

“那么请问阁下,把我们带来有何用意?我们与那几位毫无瓜葛。”这次提问的可不是蓝曦臣,而是另外一位金眸少年。

“周元殿下,请耐心等待,之后会有解答。”

尽管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看这样子也不可能立马得到解释,只能就坐。

“传送未婚·幸村精市,未婚·蓝忘机,未婚·唐安九。”

“传送已婚·幸村精市,已婚·蓝忘机,已婚·唐安九。”

这不免有人吐槽了:分的那么细,怎么不再来个幼年、成年呢?(我才不说这是本作者在凑字数呢!啪!作者被拍飞啦!砰!作者气炸了!)

在另外六人传送过来之后,三人为一组,围坐成了一个三角形,蓝忘机在幸村精市左手边,唐三在他右手边。已婚组在他们左前方,未婚组在他们右前方。

九个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还长的一模一样。要想看出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的话,还得仔细看。

唐安九整个人都相对柔和一些。已婚·唐安九从神情上就可以看出他是被宠着的,毕竟看上去就像是泡在蜜罐子里的。未婚·唐安九则像是一把蓄势待发的剑,内敛却又危险。倒是唐三,年纪轻轻就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一看就有问题。

倒是蓝忘机,几乎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如果要深究的话,就只能说蓝忘机相比另外俩位更冷一些,而未婚·蓝忘机神情上更加漠视众生一些,已婚·蓝忘机看上去比他们更温柔、更好相处一些。

与其他两位相比较,未婚·幸村精市显得更成熟稳重、更深不可测一些,但幸村精市正值年少,更加意气风发。倒是已婚·幸村精市与他们俩个一比较就可以看出来他更加懵懂一些。这算不算越长越回去了?

无题

[金龙王一看见他们就像看见了救星似的,往古月娜的身上扑了过去:“银!!!他要打死我!!!”


唐舞麟脸一黑,大手一伸,把金龙王挡住了,没让他扑到古月娜身上。


看见金龙王怂成那个样子,古月娜把头偏向另一个方向,满脸写着“我不认识他”,显然是觉得他丢人。]


〈不是吧Σ(っ°Д°;)っ!!!〉


〈原来金龙王这么怂(~_~;)!!!真是长见识了!!!〉


[“行了。”蓝忘机起身,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一旁的蓝曦臣没说话,但眉头紧皱。]


〈蓝漂亮怎么了?〉


〈一直皱着眉头〉


这么一提,不止一个人注意到。


蓝忘机看向蓝曦臣:……


蓝曦臣一脸懵逼: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忘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继续盯着他:……


蓝曦臣欲哭无泪:“忘机,这是未来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蓝忘机还是盯着他:……


蓝曦臣表示:这是亲弟弟,不能打。“忘机,我是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又重新看向水幕。


蓝曦臣松了一口气:虽然弟弟很可爱,但是弟弟太固执就不好了。


旁边的人看着他们兄弟俩神一般的对话,控制不住问了出来。


这时,蓝曦臣和蓝忘机才发现,不知何时,全修真界的人都被聚集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


他们的左前方出现了蓝紫色的光影,右前方出现的光影则是海蓝色的。光影渐渐变淡,人影出现了。左前方为首的是一位蓝紫色短发、蓝紫色眼眸的少年,右前方为首的则是一名黑发黑眸的少年。


若要说他们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只能说都是短发且衣着服饰“暴露”而又奇异。至少对于蓝启仁来说是这样的。


“罔顾人伦!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敢毁伤!”这吼声可谓是中气十足。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Sorry,I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re saying.(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声音是很温柔的少年音,尽管还很嫩稚。


“滴滴……滋滋滋……噼里啪啦……”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众人都吓了一跳。


“请诸位都冷静一下,这里很安全,语言问题我会解决,所以请安静下来。OK?”


蓝曦臣发问了:“那么请问阁下有何事要被我们都聚集在这里?”


“遇事临危不乱,面对未知强者不卑不亢,不愧是蓝家家主,也当得起是他的哥哥。”


“阁下谬赞,那么敢问有何要事?”


“自然是有要事。”


“……”我们也知道是要事啊!!!

———————————————

以后周更,数量不定

以后周更,数量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