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市雨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无题

      无论私底下是怎样的暗潮汹涌,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风平浪静的——如果没有看见他们的聊天记录的话。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哥,我早就说过了,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好人……”只见幸村精市脸上沾血,神情冷漠,眼中的厌恶与怜悯显而易见。

      这并不是那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平等地位时的神情,而是那种不沾人间烟火的神明对在淤泥中挣扎的人的人的怜悯。

      神怜世人,神爱众生——多么可笑啊……

      标签用的是主cp的标签,不喜勿喷。

      有时间再继续写,最近班里很多人都在卷,不卷不行。头都要秃了。

无题

        别看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未婚组群聊

        唐:我们在哪儿?我们要干嘛?(看上去很慌,实则冷静地一批)

        魏:姓唐的,你又把我媳妇儿拐到哪里去了!!!

        魏:不要以为我跟蓝湛一样好骗!!!

        群主 唐 实施全体禁言术

        唐:Wei Wuxian is a big Some Places .

        群主 唐 将 魏 踢出该群聊

        蓝:???

        欢迎 魏 加入该群聊

        魏:唐……

        管理员 幸 将 魏 踢出该群聊

        唐:[干得漂亮.表情包]

        幸:[我就笑笑不说话.表情包]

        蓝:……

        已婚组群聊

        唐:[想睡觉.表情包]

        蓝:同感

        幸:+1

        魏:那就睡呗[无所谓.表情包]

        群主 唐 对 魏 实施了禁言术

        管理员 幸 将 魏 踢出了该群聊

        ……

        江澄看了看魏无羡,又收回了目光。过了一会儿,又看了眼魏无羡,然后又收回了目光。他心里想着:“魏无羡真惨!!!”

        

        去写作业了,拜拜

无题

看上去一点惊讶也没有,各做各的,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已婚·蓝忘机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那里“啪啪啪”地打着键盘。已婚·幸村精市在那里拿着手机追剧。已婚·唐安九也在一旁一起追番。

未婚·蓝忘机不知从哪里来的桌子,在上面摆了一堆公文,“刷刷刷”地批起了公文。未婚·幸村精市在那里戴着耳机听歌。未婚·唐安九直接靠在他肩膀上睡觉。

不管他们是在做什么,都可以看出他们的亲密关系,那是一种旁人无法介入的关系。

他们六人是其乐融融,可苦了另外三人。以前都没有见过,都不了解彼此,现在忽然被告知他们要相处到很好的程度上,一是震惊,二是无法接受。

唐三本就是重活一世,尽管上一世在唐门深居简出,很少接触尘世中的人与事,但也懂得“人心难测”的道理,不会轻易相信他人。

蓝忘机虽然有一个哥哥,家中村人对他的保护也很好,但作为世家的嫡次子,人心世道都是他的必修课。

尽管幸村精市只是生在一个普通的小家庭,但是基本的防范意识还是有的。

“你喜欢海风咸咸的气息,踩着湿湿的沙砾,你说人们的骨灰应该撒进海里,你问我死后会去哪里,有没有人爱你,世界能否不再抛弃你……”(出自《海底》)

“对话自己似乎很容易上瘾,白鸽拥抱黑鸦大胆的情景, 就笑我神经病我在我领地,看这里一望无际,彩色的世界,我在我的雾里多么清晰……”(出自《雾里》)

“她这次又是没有接得上话,她笑着哭来着,你猜她怎么笑着哭来着吗,哭来着,你猜她怎么哭着笑来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出自《囍》)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翻过岁月不同侧脸,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出自《起风了》)

“送你三月的风、六月的雨、九月的风景,让我余生都有关于你……”(出自《四季予你》)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出自《醉赤壁》)

六首不同风格、不同内容的歌同时响起,那叫一个群魔乱舞。

金龙

〈我记得几位大人似乎都是才从下界回归没多久,实力还未恢复啊!?怎么青龙大人就……〉

〈万一青龙大人在大神圈领地内出事,那后果不堪设想!!!〉

〈祥瑞麒麟V:放一百个心吧!〉

〈祥瑞麒麟V:就算二哥实力还未恢复,照样能把那个闪闪发光、花枝招展、鼻孔朝天的二货揍成猪八戒🐷的!〉

〈这么厉害啊!〉

〈麒麟大人那个“花枝招展”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金孔雀!!!〉

〈金孔雀!!!〉

〈金孔雀!!!〉

〈天底下最好的师姐啊!〉

〈居然就这么嫁给了那个“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金子轩金孔雀!〉

魏无羡想打人。

江澄想打人。

蓝忘机表示可以帮魏无羡打人。

蓝曦臣表示可以帮江澄打人。

今天也是仙门百家很友好的一天呢!

[“那个,二叔他真地不会出事吗?”唐舞麟有些担忧。

“二哥只是实力尚未恢复,但底蕴犹存。”唐安九解释道。

“……什么意思?”

唐安九看着唐舞麟一脸懵逼的样子,有一种掐死他的冲动。

“意思就是前辈他的实力还在,只是现在暂时发挥不了全部实力而已。”

霍雨浩……霍雨浩不想说话了。┐(─__─)┌]

〈所以,青龙大人实力不减?〉

〈没看到安九大人都这么说了吗?〉

[一只芊芊玉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唐舞麟腰间的软肉,使劲一捏。

然后……然后他们就听到一声惨叫以及,求饶声。

“嗷!古月,我错了。”唐舞麟发出了声。

“哼。”古月娜根本没理他,转头对唐安九等说,“走吧,我们去看看。”]

〈我们要看到世纪大战了吗?!(好激动,好兴奋.jpg)〉

〈楼上的,想多了。〉

〈好嗨皮😁~〉

[当唐安九等到了的时候,看见了让神大跌眼镜的事:

金龙王和蓝忘机非常没有形象地坐在地上非常和谐地吃着手上拿着的薯片,边上还有一大堆零食。

唐安九眼前一亮,直接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也去吃零食去了。]

〈金龙王是谁啊?我是才到神界的神。〉

〈龙神的的分身之一,掌控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掌控着龙神的本体,由疯狂的意念来控制,拥有着媲美神王的力量

曾化为龙茧,被封印在神禁之地。在时空风暴降临后金龙王破除封印,打伤了与毁灭之神大战一场后的修罗神唐三,而后修罗神传唤善良之神和邪恶之神发动三界审判之剑将其击杀。临死前企图以神核附体让小舞麟传承他的意志而达到报复唐三的目的,但被三大至高神联合压制,并被唐三设下十八道气血封印,承载金龙王神力的神核与黄金龙枪一同转移到唐舞麟体内,力量后被唐舞麟吸收。

中文名:金龙王

种族:龙族

诞生地点:神界龙神战争所在战场

诞生时期:远古龙族时代

死亡时期:神界时代末年(其神核本源移至唐舞麟体内,故理论上还活着)

能力:强悍无比的力量速度与攻防力

实力:一级神祇(神王级战力)

能力继承者:唐舞麟、蓝轩宇

本体:龙神(神界龙族始祖)

本体分体:银龙王(古月娜)

神格:破灭神格

神核:金龙王气血晶核龙核〉

情绪

[蓝忘机行走的速度不快,刚好能让他们跟上。

江澄杏眼一瞪,吼道:“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快跟上!”

蓝曦臣等人岂敢不从?自然是立马跟上。]

〈曦澄!曦澄!曦澄!(兴奋.jpg)〉

〈楼上是打了鸡血吗?这么激动?눈_눈〉

[两旁的景色一直在变化,神兽界和大神圈的四季除了一方大能的领地是固定的,其他地方都是由掌管气象的神来控制的。]

〈快到了吧?〉

〈嗯嗯嗯嗯!〉

〈没问你!〉

〈我去过。〉

〈你去过?是去干嘛?〉

〈我当然是去送资料啦!〉

[蓝忘机突然停下了脚步。

蓝曦臣有些奇怪:为何突然停下?

心中这么想,自然也就问了出来。

蓝忘机也不会不回答蓝曦臣的话,毕竟是他兄长,一直在照顾他:

“我只是觉得我好像忘记了我要去做一件什么事。”

蓝曦臣愣了,不过马上就恢复过来了,仿佛春风拂面一样:“那你觉得是什么事呢?”

蓝忘机郁闷了,被他这一问给问地恼羞成怒了:“不知道!”

蓝曦臣“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在心里暗暗说道:已经很久没见到忘机这么可爱的样子了。(=^▽^=)

然后他就收获了一个蓝忘机牌的白眼儿。]

〈蓝曦臣V:忘机好可爱!(。・ω・。)ノ♡〉

〈魏无羡V:话说又回来,这个蓝二公子是不是天过于活泼了?〉

〈蓝曦臣V:没事,活泼点儿也没错(*^ω^*)〉

##琼瑶碧落 看蓝忘机家的可爱羡羡注意力根本不在线呢!一直没有反应过来他和汪叽的关系特别亲密,甚至亲密到了床上呢!

[蓝忘机揉了揉太阳穴,“行了,我先送你们过去了再想。”

##琼瑶碧落 他是不是揉太多次太阳穴了?

众人无异议。

蓝忘机把他们送到了情绪神殿门口,然后一脚把门踹开了。眼睛非常尖锐地看见了正在树下拥吻的俩神,身边的气压已经降到了冰点。

而在树下亲吻的俩神倒是“恋恋不忘”地分开了。

气压又下降了。

俩神慢悠悠地朝蓝忘机走来。

其中一神正是之前露过脸唐安九。

另一神则是情绪之神——霍(戴)雨浩。]

天官

[画面一转,蓝忘机和魏无羡已经在另一个小位面之前了。]

〈这里是天官赐福小世界!!!〉

〈好激动!好激动!〉

〈让我们一起摇摆!〉

〈让我们一起嗨皮!〉

〈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蓝忘机看了看花城,皱了皱眉,言:“还没有解决?”

“……没有。”花城显然有些咬牙切齿了,还越说越气,“他们根本不听我们说话!”]

〈谁这么大的胆子?现在居然还没有死!〉

〈那个人好伟大!居然敢招惹花城大人!花城大人好像是几位大人之中年龄最小的吧!〉

〈是……是吗?〉

[花城看见那条弹幕,立马炸毛了:“谁说我是最小的!没看到洛冰河还喊大嫂‘师尊’呢!你们怎么不说他最小呢!?”]

〈要不要这么激动?!〉

〈花城大人,冷静,冷静,冷静一下!〉

〈万事和为贵啊!〉

[花城又想说些什么,蓝忘机一巴掌招呼了过去。]

〈卧槽∑(´△`)?!〉

〈他们这是……起内哄了?〉

〈好像是这样的……吧?〉

〈太刺激了!〉

[“你和他们谈了?”蓝忘机挑眉,向花城看去。

花城生无可恋地点了点头。

“去。”蓝忘机冷声道。

“啊?”花城被蓝忘机这么突如其来地一问,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

“去,把那些人打晕了带走!”蓝忘机又往花城脑袋上招呼了一拳。

“知道了~”花城有气无力地回答了蓝忘机。

然后……然后俩神就去打晕拿些人了。不过,在这之前,他们先是让魏无羡和谢怜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跑。

再之后,他们俩个就去打人(鬼、神官)了。

不一会儿,他们就拖着一堆人,哦,不,是一堆冰雕回来了。

至于为什么会是冰雕?

那是因为那堆冰雕一直在那里向他们攻击,把蓝忘机惹烦了,所以蓝忘机就把他们冻成了冰雕。]

〈我现在觉得三位大人的暴力指数排行榜应该是像下面这样排列的(从高到低):

thefist:蓝忘机

Numbertwo:洛冰河

Thirdplace:花城

你们觉得怎么样?〉

〈嗯嗯嗯!〉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啊啊啊啊啊啊😱😱😱😱😱😱😱😱😱〉

〈几位大人,你们赶快回去吧!〉

〈您家已经被炸了!〉

[几神脸色阴沉,立马飞身往神兽界去。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家门口。

幸村精市一看到他们,立马溜了。

蓝忘机揉了揉太阳穴,转头向蓝曦臣问道:“怎么了?”

蓝曦臣还未说出个所以然来,江澄就抢先一步:“还不是他们,打算做饭,结果饭没做好,反倒是把房子给炸了!”

蓝忘机嘴角一抽,有些想打人:“走吧,去找情绪之神,小九也在那里。”

众人在这里也了解了大概的神祈和神兽,所以并不惊讶。]

〈情绪之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上的发疯了!?〉

〈小心我揍你啊!o(# ̄▽ ̄)==O)) ̄0 ̄")o〉

魔道

[蓝忘机和魏无羡姗姗来迟。]

〈两位大人来地好快呀!━Σ(゚Д゚|||)━〉

〈速度真是比风火轮还要快!〉

〈风火轮很慢的,好吗?!눈_눈〉

〈楼上的楼上的那位,你认为风火轮有我们神祈的速度快吗?!(ノꐦ๑´Д`๑)ノ彡┻━┻〉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别那么激动!〉

〈花城V:风火轮是什么?〉

一片寂静。

〈以前的花城大人,我来给您普及一下:

1.术语。手部基本动作。动作程序;左(右)侧弓箭步、左右手臂分别侧拳与肩平高,左右形成一条直线。动作开始是双臂同时进行,即先右而左,双臂沿额状轴左右交替划圆,身体经过右旁、正前上、左旁、及正前下四个方向,到足下右弓箭步(弓箭步亦由左弓而后右弓箭步交替行之),腰部同时为倾、含、仰、拧、旁提,动作从外观上呈现出一个立体的圆圈,头、胸、腰部要随手臂走一个立圆的路线。

2.郜大琨、张勇、韩国跃着《中国古典舞基训》北京舞蹈学院出版1990。

3.则是我们最常用的释义。传说中哪吒双脚所驾的神奇之轮,一风一火。《封神演义.第一四回》:“(哪吒)把脚一登,驾起风火二轮,只见风火之声,如飞云掣电,望前追赶。”一种高空轮状、可供乘人转动的游乐设备。]

〈谢怜V:原来如此,多谢了!〉

〈不用不用!!!Σ(゚д゚lll)♡(*´∀`*)人(*´∀`*)♡〉

[蓝忘机嫌弃地撇了洛冰河一眼,淡淡地说:“接下来的事,你就不用参与了,回去吧。”

洛冰河像是听到什么喜讯一样,拉起沈清秋就是一个百米冲刺,还留下来一句话在宇宙中慢慢飘散:“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蓝忘机额头上的“╬”越来越生动形象了,身边的气压也越来越低了。]

〈朱雀大人,我们要死啦😭!〉

〈快来救救我们啊!〉

[蓝忘机似乎想起了什么,拉起魏无羡的手,和他一起进入了魔道祖师小位面]

〈从刚才洛冰河大人的行为来看,青龙大人应该是要把还在下界的数位亲人、朋友接回来吧。〉

[蓝忘机和魏无羡落地后,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就往一边的小庭院跑]

〈那里是哪里?〉

〈那里是静室,是青龙大人以前在下界的寝室和书房。〉

〈这么私密!〉

[“蓝曦臣!”一声巨吼,魏无羡身体抖了抖,往蓝忘机靠去,和他咬咬耳朵:“蓝二哥哥,你说师妹怎么还是这么暴躁啊!”]

〈能把朱雀大人吓成这样,又被朱雀大人喊作“师妹”……〉

〈绝对是舅舅!〉

〈江澄V:舅舅?谁啊?能把魏无羡吓成这样!(幸灾乐祸.jpg)〉

〈中文名:江澄

别名:三毒圣手,江晚吟,江宗主,舅舅

性别:男

生日:11月05日

年龄:15岁→35岁

身高:185cm(成年后)

字:晚吟

号:三毒圣手

佩剑:三毒

法器:紫电

家族:云梦江氏

家徽:九瓣莲

父亲:江枫眠(已故)

母亲:虞紫鸢(已故)

姐姐:江厌离(已故)

姐夫:金子轩(已故)

师兄:魏无羡

外甥:金凌(现兰陵金氏家主)

道侣:蓝曦臣〉

〈江澄V:什么(`Δ´)!阿娘她们居然!。・゚゚・(>д<;)・゚゚・。〉

[“兄长,兄嫂……”蓝忘机对着刚从静室打扫完卫生出来的两名“男子”打了声招呼。]

蓝曦臣惊讶,蓝曦臣沉默,蓝曦臣扶额。

[蓝忘机可没时间跟他们唠家常,抓起他们就扔进空间裂缝里。这个空间裂缝是联通了他们住的房子了的,直接把他们传送到了那里。

“走!”蓝忘机简单地说了一声,他们就开始行动了。

蓝思追、蓝景仪等人一见到他们就被扔进了空间裂缝,而其他人则像是根本看不见他们似的,该干嘛干嘛去了。]

不止魔道众人无语了,就连其他观看者也无语了,甚至连神祈都无语了。

〈这操作,简单粗暴,很方便!〉

〈确实如此!〉

〈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在他们闲聊的时间里,蓝忘机和魏无羡已经把所以要带走的人都扔进空间裂缝里了。

然后,然后和魏无羡去天官赐福小世界了。]

泽芜

[“走吧!”洛冰河画风突变,大手一伸,揽过蓝忘机和花城的肩膀,直接把俩神揽着走了。]


〈画风转变得真快!〉


〈我眼中的魔尊的高大威武的形象破灭了!(>д<;)〉


〈楼上的你才知道吗?Σ⊙▃⊙川〉


〈我们早就知道了!〉


〈有关神兽界的传闻,除非是几位大人同意,负责根本传不出来的!〉


〈这位朋友,你怎么知道地这么清楚啊!〉


〈我是大神圈日报的主编辑,每次日报上展现出来的新闻都是经过了神兽界几位大人重重删选才会发布的!〉


〈蓝曦臣V:忘机,魏公子,还有这几位公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蓝曦臣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出来了,没想到还真管用!


[洛冰河笑了一声,高傲地拒绝了回答;“我凭什么告诉你啊!”]


〈蓝曦臣V:说得倒也是这样没错,可……〉


[“可什么可,难不成你有什么背景啊!”洛冰河完全没注意到旁边蓝忘机越来越冷若寒霜的神态,“就算你有什么背景,难不成我还惹不起?!”]


〈蓝曦臣V:应该惹不起吧……(不确定.jpg)〉


〈蓝曦臣……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我想起来了!〉


〈快说快说!(兴奋.jpg)〉


〈你们还记得魔道祖师吗?〉


〈记得记得!〉


〈就是一位大大由青龙、朱雀两位大人在魔道小世界发生的事编辑出来的小说,那个大大好像叫“墨香铜臭”。〉


〈青龙大人不是在那个世界有一个哥哥也叫蓝曦臣。〉


〈所以……蓝曦臣的背景是青龙大人?!〉


〈就算如此,青龙大人也不会为了下界的人而手足相残……吧?〉


[洛冰河看着弹幕上的推理,小心翼翼地瞅了瞅蓝忘机,看他面色不善,拉起沈清秋就跑,还不小心带走了直播间的摄像头。]


〈蓝曦臣V:忘机,洛公子怎么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蓝曦臣这一问可是问出了众神和众人不敢问的问题。


〈蓝忘机V:忘机不知。〉


蓝曦臣沉思,蓝曦臣扶额,蓝曦臣无语。


〈蓝曦臣V:忘机啊~我是在问未来的你啊!〉


〈避尘难避情V:兄长,我知。因由三:


1.我年纪比他大,主上在旁边看着,自然不敢动手。若动手,主上定帮我。


2.我实力比他强,就算主上不帮忙,他也都不敢我。


3.自我接任青龙一职以来,神兽界所以公务主上都交给了我,我有分配公务的权力。且,主上曾言:“只要你管理好这些事务,剩下的都交给我。”


所以,他只要有点儿智商就不会来招惹我。


因此,兄长不用担心后事。〉


言下之意便是:你怎么惹都没关系,天塌了也有我顶着。


〈蓝曦臣V:那……忘机啊~〉


〈避尘难避情V:怎么了?〉


〈蓝曦臣V:你叫声哥哥来听啊!(期待.jpg)〉


就在蓝曦臣以为蓝忘机不会叫的时候,惊喜来了!


而且还不止一个。


〈避尘难避情V:哥……(////)(羞涩.jpg)〉


〈蓝忘机V:哥哥……(/ω\)害羞〉


〈蓝曦臣V:哎~(以后一定要让他们多叫叫.jpg)〉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曦臣!


〈蓝忘机V:兄长!〉


〈避尘难避情V:你做你的青天白日的美梦去吧!梦里面什么都有!〉

冰秋

〈虽然已经知道了……〉


〈但是我……〉


〈还是好兴奋!〉


〈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牌尖叫.jpg)〉


[蓝忘机的注意力在门后面。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对着“空气”有些无奈地道:“行了,别躲了,赶快出来吧!”]


〈怎么了?(゜ロ゜)〉


〈出什么事了?〉


〈听青龙大人的语气,好像认识那个躲着的神啊!?〉


〈和青龙大人关系亲密的神(人)没几个。


青龙大人在下界认识的亲朋好友还在下界,应该过几天才会去那个小世界的天道那里讨要。


那么这个躲起来的就是青龙大人在神兽界的好友,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只剩下……


洛冰河大人和沈清秋大人。〉


〈所以,躲着的神就是洛冰河大人和沈清秋大人?〉


〈应该是。(平静.jpg)〉


〈点进这个直播间绝对是我的幸运!!!〉


〈居然见到了这么多大佬!真是三生有幸啊!〉


[果不其然。正如弹幕上所推理的,躲在门后面的俩神确实是洛冰河与沈清秋。]


〈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是好激动!〉


〈神兽界的大佬们都聚齐了!〉


〈嘶~〉


〈在大佬面前你还敢放肆!〉


〈不怕被揍吗?〉


〈大神圈不允许弑神!〉


〈几位大人可不归大神圈管!〉


〈要不是因为安九大人和他的爱人们在大神圈的话,几位大人早就把大神圈收入囊中了!〉


〈大神圈委员会的十几位至高神可是打不过几位大人!〉


〈当初如果不是安九大人在阻拦,大神圈的那十几位早就灰飞烟灭了!〉


[蓝忘机理都没理弹幕,抬了抬眼皮,问道:“我们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准备?准备什么?〉


〈几位大人是准备去哪儿吗?〉


[“放心吧!我办事有什么不能让你放心的!”洛冰河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非常豪爽地在自夸。]


〈洛冰河大人好像和传闻中的不一样?〉


〈是啊!看上去很豪迈啊!〉


〈并没有像哭包似地一直哭个不停啊!〉


〈有没有一直缠着沈仙师啊!〉


〈传闻是怎么传出来的?不可能是胡编乱造的吧?〉


[蓝忘机瞥了一眼弹幕,嘴角一抽,对沈清秋说:“大嫂,有一件事我想请教你一下……”]


〈哎!〉


〈青龙大人有什么事要请教沈清秋大人?〉


此弹幕一出,洛冰河就有了动作。


[洛冰河非常不要脸地抱住了沈清秋的腰,力气之大都快把沈清秋的腰弄断了,疼得沈清秋把手中的玄玉扇子都折断了。


偏偏洛冰河还毫不知情,不仅抱着腰,还一直哭地像是他惨死了似的:“嘤嘤嘤……师尊,你别去好不好?嘤嘤嘤嘤嘤……”


沈清秋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蓝忘机说:“二弟,你是不是想不开啊?居然又把这个小祖宗惹哭,你知不知道你上次把他惹哭让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皿 ̄╬)!”


蓝忘机理直气也壮地说:“嗯,我知道。”


“大哥,大嫂好(▽)”唐安九又一次打破了僵局,十分乖巧地向洛冰河、沈清秋打招呼。]


〈形象破灭了!〉


〈呵呵→_→〉


〈你才知道啊?╮(╯_╰)╭〉


〈他们关系很好啊!〉


〈洛冰河大人、青龙大人、花城大人是结拜兄弟嘛!〉


〈那他们的排行?〉


〈大哥:洛冰河


二哥:蓝忘机


三弟:花城〉


〈花城大人独树一帜啊!〉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出发吧。”蓝忘机抬眸看了看,对他们说道。]


〈出发?几位大人是要去哪儿啊?〉


〈大神圈神祈条约第二卷第十三条大神圈所属神祈不得私自下界


第二卷第四十五条大神圈所属神祈不得干涉下界变化〉


[“噗~”花城讽刺一笑,“大神圈那些杂七杂八的条约对我们可没有什么用。我们又不是大神圈的神祈,那几个年轻的小子可管不了我们。”]

花怜

[“百结,你上次说的那个巧克力呢?”又是俩神来了。

其中一个红衣掩映,黑发披散,俊美之中妖气横生。只有右侧结了一缕极细的小辫,以红珊瑚珠坠角,却带了几分俏皮。护腕是银,靴链是银,腰带也是银,腰间悬着一把修长纤细的弯刀,弧度圆滑诡谲,也是银。刀身修长,人也修长。

发丝极黑,肤色极白,面颊右侧一缕极细的发结成小辫,一道红线精心编结入理。

额心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美人尖,衬得脸庞更精致好看。而那被黑色罩住的一只眼带来几丝杀气,冲淡了这份精致,使他的好看达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平衡。

另一个戴着一顶白色的斗笠,长发披散下来,眉清目秀,皓齿明眸,嘴角擒着一抹微笑,身着一袭白衣。]

〈这是,这是……花怜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上的!你打扰我们舔屏了!(#`皿)<怒怒怒怒怒怒!!!〉

〈啊啊啊啊啊啊!!!!〉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控制不住也得控制住!〉

[“……二哥。”红衣神看见蓝忘机后弱弱地打了个招呼。

蓝忘机淡淡地抬了抬眼皮,又垂了下来。

那神见状,松了一口气。]

〈花城大人好像很害怕青龙大人啊!〉

〈看上去好像是这样的。(弱弱地说.jpg)〉

[抱着幸村精市的唐安九总算是抬起了头,对花城、谢怜二神打招呼:“三哥、三嫂好!”也没有忘记蓝忘机和魏无羡:“二哥、二嫂好!”还送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笑脸(^ω^)。]

〈噗,好萌(○`ε○)好萌(.)好萌!!!(喷鼻血.jpg)〉

〈好可爱(ω)〉

〈想抱回家(●`●)(●`●)〉

〈想……太阳!〉

〈滚(`Δ)!〉

〈滚(▼皿▼#)〉

〈滚o(# ̄▽ ̄)==O)) ̄0 ̄")o〉

……

〈花城V:太阳?那是什么?〉

花城有一些懵逼。

众人有一些懵逼。

[气压很低。

那条“想……太阳”的弹幕一出来,他们的气压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线下降。

众神连弹幕都不敢发了。

还是唐安九打破了僵局。

“哥,你们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唐安九眨着他那血红色的眼眸,不解地盯着他们。]

〈还好安九大人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就是就是!〉

〈不然我们很可能会见到一些血腥场面!〉

〈刚才哪位说“想……太阳!”的仁兄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大家好,我是花城。”花城在蓝忘机的示意下介绍了自己。

有花城自然就有谢怜。

“大家好,我是谢怜。”谢怜带着温和如玉的笑容向众神打招呼。]